<nav id="wwsas"><nav id="wwsas"></nav></nav>
  • <nav id="wwsas"></nav>
  • <nav id="wwsas"><nav id="wwsas"></nav></nav>
    登錄享有權益
    積分兌換現金
    下載視頻源片
    工具免費使用
    視頻工具
    音頻工具
    圖片工具
    其他
    APP專屬功能
    邀請認證

    你尚未認證為創作人或影視公司,認證即可享有:

    為什么電影里的炸場BGM越來越多?

    2021-11-20 17:06發布

    幕后 | 導演制片



    ??

    所以,我們到底想聽什么樣的電影配樂?



    你有被影視作品的配樂“吵”到過嗎?

    比如坐在影院里,明知道鋪面而來的交響樂,是帶著煽情的目的有備而來,可說什么也掉不出一滴眼淚。又比如一心想專注于畫面里激烈場景的時候,偏偏被尖利且不和諧的音符刺激得耳膜生疼。如果這些體驗你都沒有過,那么恭喜你,幸運地躲過了那些“聒噪”的配樂。

    ?? 星際穿越 Interstellar (2014)

    什么樣的配樂是“吵人”的,恐怕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譬如最近釋出的電視劇版《三體》預告片中,從bgm的第一個音符出現,就幾乎把“我是大片”的氛圍感拉滿,人聲吟唱和鐘表音效的加入,則明顯聽出了向知名電影配樂作曲家漢斯·季默致敬的意思。

    這段簡短的配樂片段,帶給不同觀眾的聽感也截然不同,有人稱之為“一聽到就會起雞皮疙瘩的震撼”,有人則表示“一驚一乍喧賓奪主”,還有人認為“流于千篇一律,毫無新意”。那么問題來了,什么樣的配樂,才能征服觀眾挑剔的耳朵?



    “壞”配樂vs“好”配樂?


    為電影制作適當的配樂,是一件多少有點玄學的事兒。

    即使是目前擁有不少忠實擁躉的音樂人漢斯·季默,也有失手的時候。早在《敦刻爾克》上映時,季默就遭遇過質疑,不少普通觀眾最直觀的感受是,其制作的電影配樂“太吵”。

    ?? 敦刻爾克 Dunkirk (2017)

    專業人士則給出了更為具體的理由,美國作曲家與音樂理論家Roger Lee Hall曾評論道:《敦刻爾克》中不少篇幅的配樂,嚴格來說并不能稱之為“音樂”,只是“有忽大忽小音量變化的聲音”。

    片中唯數不多能夠讓觀眾產生記憶點的配樂,是在影片接近尾聲時出現的“變奏曲15”,而這段音樂也并非季默原創,而是截取自英國作曲家愛德華·埃爾加的Enima Variations。并且季默在影片中對原曲的改編,還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原曲經過回環往復的鋪墊,從而漸次增強的悲劇感。

    ?? 銀翼殺手2049 Blade Runner 2049 (2017)

    直至《銀翼殺手2049》上映時,推特上曾一度掛出#stopHansZimmer 的tag,雖然風波的起因并非是配樂本身,而是源自與影片導演丹尼斯·維倫紐瓦有過多次合作的音樂人約翰·約翰遜(Jóhann Gunnar Jóhannsson),選擇退出《銀翼殺手2049》的配樂工作。但季默還是因此成為眾矢之的,受到了來自影迷與專業影評人、樂迷與專業音樂人的多方質疑,認為他的音樂在影片中過于“霸道”和“搶戲”,態勢略顯喧賓奪主。

    這些質疑并非憑空而來。范吉利斯(Vangelis)為1982年《銀翼殺手》制作的音樂,可謂是珠玉在前,不僅是受到影迷與樂迷公認的其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同時在電子音樂史上也有一席之地。以合成器為基礎的配樂中,融入了經典好萊塢黑色電影的爵士樂元素、新古典主義音樂元素,以及某些帶有中東地域風格與色彩的音樂元素,在音樂的烘托下,賽博朋克都市霧靄連天、未來渺茫的末世感,在銀幕上呼之欲出。

    ?? 銀翼殺手 Blade Runner (1982)

    盡管不難聽出,季默在《銀翼殺手2049》中,努力保持著與前輩如影隨形的步調,同時不陷入亦步亦趨的復刻。但相較于范吉利斯,季默的賽博朋克之旅,還是多了一絲商業配樂中規中矩的味道。如果前者創作的電影音樂擔得起“作品”二字,那么后者或許只能被稱為“作業”了。



      是Composer,

    也是Storyteller


    如果將時針撥回到默片時代,電影配樂的作用,更確切說,它的功用,遠比在當下的電影作品中更為突顯。無論是模擬環境與空間的氛圍,還是為故事的起承轉合制造戲劇性,以及強調人物心理與情緒,很大程度上都要依靠配樂完成。這就意味著自電影配樂這一音樂創作的分支誕生開始,就與純粹的藝術性表達不同,而是承載了一定的功能性。因此可以說,一位合格的電影配樂作曲家,不僅是音樂創作者,也是故事講述者。

    ?? 亂世佳人 Gone with the Wind (1939)

    這也解釋了為什么經典的配樂,好像能在觀眾腦內自動播放電影畫面,從《亂世佳人》恢宏的交響組曲,到《愛樂之城》跳脫的爵士樂章,無一不如是。而諸如霍華德·肖創作的《指環王》系列音樂“The Shire”,約翰·威廉姆斯創作的《哈利·波特》系列音樂“Hedwig's Theme”,甚至是BBC劇集《神探夏洛克》系列的插曲“The Game Is On”,完全可以在第一個小節出現的時候,就將粉絲帶回中土、霍格沃茨或是貝克街。

    ?? 愛樂之城 La La Land (2016)

    曾經有音樂領域的教授和他的學生們進行過一個實驗,他們嘗試關掉《加勒比海盜》的音樂,對比在有無配樂的情況下,觀看電影的觀感會有哪些不同。實驗結果是,絕大多數受試者,在無配樂的情況下,甚至無法堅持看完電影的前半小時。這也從一個側面證明,使用得當的配樂不僅能為影片增色,甚至有化腐朽為神奇的效用。

    2011年,麥當娜執導了她的第二部長片《傾國之戀》,單就劇情而言,影片的故事結構相對松散,旨在講述一位情場失意的都市女孩,因一場展覽,對辛普森夫人的生活產生了基于自身經歷的不同理解。這個多少有些“自說自話”味道的故事,在波蘭作曲家阿貝爾·科熱尼奧夫斯基(Abel Korzeniowski)創作的配樂加成下,有意為之地增出一種古典悲劇式的力量感。

    ?? 傾國之戀 W.E. (2011)

    尤為值得一提的是片中的Evgeni's Waltz,由鋼琴獨奏的,單調而工整的華爾茲舞曲,與辛普森夫婦“出格”的愛情童話,在無形與有形之間,互為一組有趣的對照。且麥當娜設置在影片中的,“活在本世紀最偉大的愛情童話里,究竟是一個祝福還是詛咒”這一頗有哲學辯證意味的問題,也隨著音樂的綿延,被自然地推到觀眾面前。試想,假如沒有配樂的加成,這個問題從客觀而言,或多或少有一些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刻奇感。

    上:單身男子 A Single Man (2009)

    下:夜行動物 Nocturnal Animals (2016)

    阿貝爾·科熱尼奧夫斯基(Abel Korzeniowski)也是湯姆·福特的“御用作曲家”,《單身男子》與《夜行動物》兩部影片的音樂,亦出自他手。其簡潔而內斂的、帶有典型浪漫主義風格,同時融入現代歐洲音樂元素的電影配樂,被樂評人譽為“給耳朵的巧克力”。對于這兩部情感充沛,但情緒克制的電影而言,阿貝爾的配樂,也為全片增色不少。



    寫音樂,不如玩音樂


    電影配樂誠然有為影片整體服務的功能屬性,但對于有一些“玩兒心重”的導演來說,在音樂上,大有可以玩出花樣的空間,比如導演保羅·托馬斯·安德森(PTA)就是一位相當出彩的電影音樂玩家。在《私戀失調》中,他拉上自己的“好搭檔”音樂人Jon Brion一起,玩得十分盡興。

    ?? 私戀失調 Punch-Drunk Love (2002)

    片中的音樂初聽有種滑稽的怪異感,卻與片名中的Punch和Drunk的狀態十分貼合,將焦慮、煩躁又浪漫、纏綿這幾種看似南轅北轍的情緒,糅合得非常圓融。如果觀眾足夠仔細,并且腦內的電影配樂曲庫有一定的儲備量,不難發現《私戀失調》的音樂,與動畫片《貓和老鼠》有不少相像之處,轉念一想,這愛情游戲,可不也像貓逮老鼠似的,你來我躲,我追你藏。

    在創作《魅影縫匠》時,PTA與Radiohead的吉他手Jonny Greenwood第四次合作,探索主人公雷諾茲,這位生活在20世紀50年代的英國設計師的精致“音品”。在PTA的建議下,Jonny參考了庫布里克版《洛麗塔》,以及大衛·里恩影片《深情的朋友》中的配樂風格,以鋼琴與弦樂為主,創作出了在古典主義的軀殼之下,如同毒入骨髓般病態纏綿的音樂篇章。

    ?? 魅影縫匠 Phantom Thread (2017)

    玩音樂,無論對于電影導演,還是配樂的創作者,都有一定的要求。能玩得好,當然就能獲得1+1>2的收益,譬如導演程耳在《羅曼蒂克消亡史》中使用到的兩首插曲,由其本人作詞的《你在何處,我父》,與知名音樂人梅林茂操刀的“Take Me to Shanghai”,前者將純真的童聲與殘酷的畫面結合,對比之下,極不和諧的沖擊感呼之欲出,后者則以化繁為簡的詞曲,試圖烘托百感交集的復雜情感,同樣是對比感,卻達成了文學創作中“言有盡意無窮”的意蘊。

    當然,也有不少導演,生怕配樂“吵到”觀眾的耳朵,索性大膽地在電影中,完全不使用任何配樂。像是弗里茨·郎的代表作《M就是兇手》,希區柯克的《奪魂索》與《群鳥》,伯格曼的影片《冬日之光》,以及科恩兄弟的《老無所依》,當中都沒有使用到配樂。

    上:群鳥 The Birds (1963)

    下:老無所依 No Country for Old Men (2007)

    觀看電影時,我們往往會忽視在“聽”上大作文章的創作技巧,因為“聽”是一種近乎本能的感官體驗。沒有任何配樂加成,也能拍出《恐懼的代價》如此驚心動魄的懸疑場景,而優秀的配樂也能讓我們在看完一部電影后,反復地回味曾經陷入的“舊夢”。但如果當配樂也成為“奇觀”向的類型元素,我們的耳朵也許終究會對此疲倦吧。




    ??????

     來聊 

     你最喜歡哪部影視作品中的配樂?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文章來源:NOWNESS現在(ID:NOWNESS_OFFICIAL)        

    撰文/Eurus

    編輯、排版/苦丁茶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H97PqcRPnSqHLJb1Yhk74A

    內容由作者原創,轉載請注明來源,附以原文鏈接

    http://www.thelmareyna.com/news/10436.html

    表情

    添加圖片

    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分享編劇、導演干貨、行業熱點。
    推薦文章 更多+
    拍片計算器-拍片估價

    關注我們

    牛片網微信公眾號
    牛片網官方QQ群
    分享給其他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国产古代A级毛片,噜噜噜噜私人影院╟老湿,100000部未成禁止视频 视频
    <nav id="wwsas"><nav id="wwsas"></nav></nav>
  • <nav id="wwsas"></nav>
  • <nav id="wwsas"><nav id="wwsas"></nav></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