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享有權益
    積分獎勵計劃
    下載視頻源片
    工具免費體驗
    視頻制作工具
    視頻工具
    音頻制作工具
    音頻工具
    圖片設計工具
    圖片工具
    視頻制作
    其他
    牛片APP
    APP專屬功能
    邀請認證

    你尚未認證為創作人或影視公司,認證即可享有:

    親歷影視行業寒冬:騙子被熬走,懂行的竟然多了……

    7天前 發布

    幕后 | 行業資訊

    橫跨暑期檔的第三季度,一貫被電影和視頻行業視為孕育爆劇的土壤,視頻平臺也愿意把壓了重籌的“大劇”放在7、8月播出。盤點了一下,7月份叫得上名的影視劇大概有這幾部:《幸福到萬家》、《星漢燦爛》、《沉香如屑》、《少年派》、《夢華錄》、《天才基本法》……

    《星漢燦爛》劇照。圖源:騰訊視頻

    不管劇集口碑如何,單從比例上來看,這場面可以說是晉江網文的全面勝利?!冻料闳缧肌?、《天才基本法》、《星漢燦爛》這三篇都是2009-2018年晉江網文的改編作品。年初那部爆得一塌糊涂的《開端》,和現在期待值非常高的待播劇《打火機與公主裙》、《熾道》,也都是晉江作者的作品。

    對于這些作品,業內一般稱之為IP劇,而晉江網又是影視IP劇的重要源頭之一。

    觀眾對于IP評價不一,以前出了那么多神劇也沒炒過這些概念,現在炒作概念反倒出了一堆爛片。其實呢,IP劇的概念一直都有。所謂IP劇,通俗點說,就是小說、游戲、漫畫改編成的影視劇。這樣一想,早至《情深深雨濛濛》、《神雕俠侶》,晚至《仙劍奇俠傳》,都是IP劇。

    那么,業內、或者說平臺和投資方,現在為什么對IP劇的認可度這么高呢?

    其實很大一個原因是,現在的劇集市場已經高度商業化了,無論是網劇還是電視劇,第一屬性是商品,而不是藝術性。投資方和制片人做劇,首先考慮的是怎么回本,怎么把劇賣給視頻平臺或電視臺,怎么最大程度發揮其商業價值。

    哪怕是一部小成本網劇,一旦項目啟動,也是上千萬真金白銀砸進去。啟動之前,如何讓大家相信這個項目具備回本的潛力呢?一個已經經歷過一級市場檢驗的商品,會給二級市場的玩家帶來很大信心。在劇集市場里,一級市場的商品就是小說IP。

    說得再直白一點。網絡小說的所有成本,就是作者的創造力,經濟上的投入基本為零。在這種情況下仍然能火起來的作品,說明其本身得到了市場的認可。從商品的角度而言,這些小說的市場反響,是證明小說具備改編價值的一個重要數據。當然,得到市場認可并不意味著這個東西質量有多好。網絡小說良莠不齊,有的作品寫出來就是為了滿足讀者的低級欲望,也有的就是面向低齡人群創作的。


    備受市場關注的IP劇

    IP劇概念真正受到大規模關注是在2013-2014年間,《匆匆那年》、《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杉杉來吃》這些青春題材作品大賣之后,市場開始炒作IP概念。

    這個時候又要說一下IP劇的商品屬性。買東西的時候,女性的消費能力是遠遠高于男性的。在劇集市場,這個道理也完全被沿用了下來。在《慶余年》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國產男頻?。ㄖ改行韵騃P改編電視?。┩耆珱]有水花,但是國產女頻?。ㄖ概韵騃P改編電視?。┟總€季度都有爆款。而女頻小說的大本營,就是晉江。

    今年影視行業非常冷,大家開項目都很謹慎,采購IP的時候也會考慮很多指標。市面上大部分小說版權方,包括出版社、一些小的網文公司,一年能賣出3至5部都是非常不錯的成績。甚至說豆瓣閱讀這種評價比較高的平臺,官網7月成交的影視版權也只有3本(不過豆瓣閱讀的調性高一點,作品影視化的落地會更絲滑)。

    而此時,晉江僅7月的影視改編成交數量是:

    圖自網頁截圖

    概括一下,晉江的IP文賣的數量特別多,項目能啟動、能播出的也特別多,最后火了的也特別多,以至于在IP?。ㄅl)領域形成了一家獨大的場面。大家普遍的感覺是,和其他平臺比起來,晉江的影視價格會定得更高。在影視公司一貫強勢的IP市場里,晉江是為數不多具備議價權的平臺。

    但是說實話,這個平臺其實存在很多問題。晉江網站本身是一個BBS時代的產物,它現在的網頁版看起來都很千禧年畫風。幾年前發布了應用軟件,但也不好用,我們日常在微博看到這個熱搜,#晉江崩了#。

    在這場IP劇的競賽中,為什么以晉江為代表的這些小說網站成為了整個產業鏈最上游的內容源頭?這個事情可以追溯到從2017年開始的出版行業的衰弱。


    內容分發路徑發生巨變

    這里可以講一個最基礎的內容分發的邏輯——把內容分發出去,需要通過一個平臺輻射到許多用戶手中。內容可以是任何形式,小說也是內容的一種。

    此前的很長一段時間,出版社是把小說分發給讀者的最優平臺?,F在很多IP改編的大神作者,比如顧漫、辛夷塢、匪我思存……她們在2005年前后出道,有人是晉江的簽約作者,也有人是出版社的簽約作者,但她們的大火,起到最大作用的都是出版社。

    當時,小說的售賣渠道和宣傳渠道都掌握在出版社手里,所以出版社是完全可以憑自己的力量捧紅一個作者和書的。甚至很多作者都在開始出版圖書以后脫離網站,選擇和出版社長期合作。所以最早期的時候,晉江這些網站在IP改編的資本運作里并沒有存在感。

    但到了互聯網時代,各種網站,甚至微博這種社交媒體,都可以作為小說的分發平臺,甚至連宣傳渠道都不掌握在出版社手里了——抖音、B站、公眾號……一切都化整為零,整個內容市場陷入一個野蠻生長的時代。

    晉江、起點這些網絡小說網站,就在這個時候迅速成長了起來。這些平臺的優勢就是沒有門檻——給出版社寫小說,幾千個投稿里過一份;給網絡平臺寫,注冊賬號就能發。買書,一本十幾二十塊,看網絡小說,千字3分,之前很長一段時間還壓根不要錢。這個趨勢持續到2017年,傳統紙質書和雜志出版的衰落就愈加明顯了。

    出版衰落原因有很多。書號價格上漲、紙價上漲、出版社的核審收緊……但網絡小說的沖擊絕對占了很大比重。正所謂打敗你的往往不是同行,而是其他行業的人,這句話挪用到這個行業上完全合適。當時網絡平臺對傳統出版作者完全是一個虹吸的狀態,大量的作者離開紙媒,去各大網文平臺發展。

    原因很多,錢肯定是最重要的。出版作者拿到錢的速度越來越慢,一年、一年半都很正常,但是網文基本是按月提錢。而且作者其實很在乎讀者反饋的及時性,網文可以在更新的同時和讀者交流,出版在寫稿的時候是自我封閉的,交稿又要等一年才能看到書問世,讀者買了書,其中大部分不會發什么讀后感……

    簡而言之:傳統出版作者,又窮又慢又孤獨。

    我當時在傳統出版已經寫出一些成績了,所以遲遲沒有動身去網絡平臺。等過了兩年再加入的時候,藍海已經變成紅海了,競爭比之前幾年更大,所以還是有點遺憾的。

    總之,從2017年開始,網文雜志紛紛???,出版社印量收緊。網絡平臺上,閱讀徹底移動化,從電腦轉移到手機上,網絡作家的群體壯大起來。

    IP熱其實也是從那年開始的。當時影視行業熱錢涌入,所有人都在找項目,IP小說也成為新的風口。出版行業本身就在萎縮了,之前的暢銷書很快就被頭部的影視公司搶購一空,市場的目光自然而然轉移到網絡小說上。


    IP熱背后是市場炒作

    2017年~2019年是IP最熱的幾年,很多作者都在這個階段把作品的影視版權賣了出去。售價低的幾十萬,高的上百萬,頂級的IP可以賣到千萬級別。不過此處再次補充強調:底層作者仍然在吃土。

    那幾年,網文行業真有點“窮人乍富”的感覺,錢來來回回地竄,整個行業暴露在蠻荒里,到處都在空手套白狼和詐騙,對IP的采購也完全沒有章法。

    最典型的一個案例,一本暢銷書以十幾萬的價格被平臺賣給中介,然后中介又以幾百萬的價格把影視版權賣給影視公司。到最后,作者沒賺到錢,影視公司多花了錢,只有中介盆滿缽滿。還有的騙術是找到影視公司,聲稱自己負責代理某本暢銷書的版權,然后再偽造作者/平臺的授權合同,把版權授權給影視公司后,自己拿錢跑路。

    這些都是聽起來很低幼的騙術和話術,但還有人真就靠這些東西套到白狼了,可能這就是行業初期野蠻生長沒有規范的一個體現。

    至于說大量采購IP這個事,現在站在2022年回望也沒有說就是一個多好的事。當時感覺很多公司都在把小說IP當成期貨在炒。文章前面一直在說網絡小說有很強的商品屬性,到這個階段,可能它的商品屬性就已經強到失控了,內容的本質已經完全被異化了。

    早些年,好的電視劇也會改編原有的小說,那時候小說是直接給到主創團隊手里,是創作者和編劇之間的交接。但是影視IP最火的那幾年,很多公司買小說IP不是為了做劇,是為了等這個作品漲價,然后再把它轉手賣出去。還有公司會低價囤很多IP,買的時候就沒有開發的打算——那它買這些IP做什么呢?除了等漲價,還可以拿去換投資。等于說是向投資商展示,你看這些緊俏的IP版權都在我手里,我們實力很強大,你給我投項目肯定沒問題。

    這段混亂的日子對作者和行業都產生了傷害。作者把自己的作品交出去肯定希望被尊重,看到有在熒幕上呈現的那一天,結果就被當成一個期貨去炒了,炒完了被丟棄。對行業來說,它買這些IP也不是為了做好作品,是為了炒,是為了套錢,項目從啟動開始的目的就不單純,所以那幾年真的沒出什么好作品。

    我當時也將自己的一部作品賣過版權了,那本書賣了以后,有很多公司來溝通其他的書,中間也接觸了影視公司、娛樂公司、代理和其他的平臺。我和版權編輯的一致意見就是,至少要把作品交到有影視制作能力的公司手里,不然就是純粹的商業行為,以當時行業那個風氣和德行,大概率是沒有搬上熒幕的一天了。

    上面講的是2017到2019年的事。2019年以后,整個行業就開始冷了。影視行業熱錢最多的那兩年,真的是光出爛片了,而且是一群完全不懂內容和創作的人在做內容、做創作,不爛就怪了。等到2019年,很多政策上的限制頒布下來,熱錢也流走了,那些為了錢來的人也走了,這個行業越來越窮,情況卻開始好轉了。

    圖源:視覺中國

    我自己的一個觀察是,IP風口過去以后,行業對IP在采購判斷會趨于理性。以前一群不懂內容的人來買IP,只會看數據,買一些根本無法實現影視落地的小說,買回去騙投資,吃回扣,再亂改,最后原著粉也不高興,觀眾也看爛片。

    行業沒錢以后,大家選IP就比較謹慎了,最關鍵的是選IP這個流程,是讓懂內容的人來選。數據當然還是要看,但大家會考慮這個題材是不是太懸浮了,這些劇情夠不夠現實……

    在整個IP改編的產業鏈中,最上游的、最源頭的就是小說。把小說選對了,到后面整個產業就只會越來越順。今年也確實看到了一些好的網文IP劇,比如年初的《開端》,那都是行業回暖的跡象。所以這幾年,看起來是賣出去的小說IP變少了,但是整體的開拍率變高了很多,而不是像以前那種把小說買回去就屯著,等它升值套現。

    這兩年影視版權和之前比起來,賣得真的是很艱難。影視公司會問得特別細,每次開會,項目的過會率都特別低。但是我反而覺得行業冷靜下來了,我們開始認真做作品了。如果這個時候我的作品能繼續賣出去,與相比之前,大概率是會被認真制作呈現的。

    說心里話,一本書被拿去做IP劇,每個人在參與的時候都從自己的利益出發。比如演員想多加戲,制片人考慮成本和營銷,平臺想用自己的藝人……而原作者唯一的利益出發點,就是故事能否精彩地呈現出來。之前行業里老說一句話,“內容為王”。這句話是很對,但是每次看到一些根本不懂內容也不在乎內容的從業者在那邊裝模做樣地喊口號,我都覺得很好笑,因為我親眼看到他們把很多創作者的作品拆解重塑得面目全非。

    不過今年行業再次討論“內容為王”,可信度會高一點,因為大環境在變好了。做投資、炒熱錢的那批人已經走了,留下了一批為造夢而來的創作者,那我們就回歸到了創作的本質了。

    -

    END

    -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觀察者網(ID:guanchacn)

    作者: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南西
    原文鏈接: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MjA4MjA4MA==&mid=2655029963&idx=8&sn=aedcb05e6ed1a85c703afe4302cea463&chksm=bd1f9b048a681212b07bfea9995ff9b330437947659dede7f4393e1a0d6383399f41e561d57e#rd

    內容由作者原創,轉載請注明來源,附以原文鏈接

    http://www.thelmareyna.com/news/11059.html

    表情

    添加圖片

    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影視行業一手快訊、觀察整合,給你新鮮好看。
    推薦文章 更多+
    拍片計算器-拍片估價

    關注我們

    牛片網微信公眾號
    牛片網官方QQ群
    分享給其他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无码人妻AⅤ一区 二区 三区